郑瑛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守

作者:记者张靖婉… 文章来源: 丽水电视报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 2013-11-13 9:55:20  分享按钮

在丽水市中心医院的二十五病区(骨科),护士长郑瑛穿着洁白的护士服,和大家一样忙个不停。也许很多正在骨科病房里住院的患者并不知道,这位笑容灿烂、说话柔声细语,对待病患细致入微的护士长,自己也是一位曾身患鼻咽癌的病人。而郑瑛也因为自己的坚强和坚守,荣获了第二届浙江省卫生系统十大“最美天使”和首届丽水市“最美丽水好人”的荣誉。

 

一位让人感觉温暖宽慰的护士长

11月,天气已经有些凉。还没到上班时间,郑瑛却习惯性地早早来到自己的工作岗位——中心医院二十五病区。

连日的感冒,让她的声音带着一丝鼻音,嗓子有些沙哑。除了稍稍有些憔悴,眼前的郑瑛似乎和普通的护士没有什么区别,工作忙碌,朴实无华。只是她脖子上的那条丝巾有些显眼,鲜艳的颜色给这个原本有些灰暗的地方带来了一丝阳光,就像郑瑛脸上常常挂着的微笑,总能让病人感到一丝温暖和宽慰。

一见面,郑瑛开朗的个性显现无疑。她笑着对记者说:“其实我做的事并不特别,我们医院每一名医护人员都是像我一样的。倒是可以帮我们的护士宣传一下,很多人都还没有对象呢!”而接触了郑瑛才知道,她脖子上的丝巾背后还藏着一个秘密。由于患鼻咽癌做放疗,郑瑛的脖子色素沉淀很严重,皮肤有些发黑。郑瑛笑着说:“我有些病友颈部的皮肤都溃烂了,我只是有些发黑,所以我很满足了。戴丝巾主要还是希望让别人看到我好的一面,这也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嘛。”

在科室仅十多分钟,记者就见识了她的忙碌。郑瑛一边接受采访,一边马不停蹄地处理了好几桩大大小小的事务,而在她口中这已是相当轻松,“因为我生病了,大家都很照顾我,很多事能不找我就不找我。”郑瑛总是会随身带一杯子水,这也是放疗落下的后遗症——因为唾液腺萎缩,只有不停喝水才能维持口腔的湿润。可有时真忙起来,还是会顾不上喝水。

从去年9月回医院上班以来,一年多的时间,身体还处于康复期的郑瑛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,很少请假。她说:“我们这个团队特别好,配合默契,团结友爱,我很喜欢这里的工作氛围。而且既然回来上班了,那就要好好干,尽量不给同事增加负担,毕竟医院的工作本来就很忙,一个萝卜一个坑的。”不过除了自己的本职工作,看到同事忙的时候,郑瑛总是忍不住凑上去帮忙,副护士长罗志萍告诉记者:“现在她身体还是很虚的,让她多休息,她总是熬不住,有事就赶紧往上凑,拦都拦不住。我们同事也有十来年了,她做事很认真,脾气特别好,不管是对同事还是病人,总能设身处地地帮别人着想,所以病人也特别喜欢找她。”

虽然工作繁忙,对郑瑛的身体是个挑战,她却很积极乐观,大多时间,病人和同事总是看到她温暖的笑容。只有说起自己患病的经历,郑瑛才若有所思地陷入回忆当中……

 

罹患癌症一度想放弃治疗

201112月,39岁的郑瑛因为鼻子出血去做了一次CT。其实,出现症状已经有一段时间,但繁忙的工作让她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。经过一系列检查,医生最终确诊郑瑛患了鼻咽癌。

虽然有些心理准备,但拿着报告那一刻,郑瑛还是禁不住感到害怕:“除了恐惧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忽然觉得一切的一切都不属于我,好像忽然间我就成了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人。”郑瑛记得很清楚,确诊那天是周五,当很多人都准备和家人好好过一个周末时,她带给家人的却是这样一个消息。

得知郑瑛的情况,院部领导很重视,当天下午就进行了专家会诊,并安排郑瑛周一到杭州的肿瘤医院接受治疗。在去杭州的前两天,郑瑛还是停不下来,“当时她确诊是鼻咽癌三期(四期为晚期),我们都希望她回去休息,可她硬是要照常上班,而且安排好了科室里大大小小各项事务,甚至还写好了我们科室当年的年度工作总结,那两天每天都忙到凌晨。”罗志萍告诉记者。对此,郑瑛却轻描淡写地说:“其实我并不是有多伟大,这么做只求自己安心罢了。”

到杭州的医院,医生给郑瑛制定了做3次化疗和30次放疗的治疗计划。郑瑛清楚过程会有些痛苦,但当痛苦真正向她袭来,程度还是大大超出了她的想像,以至于一度她曾想放弃治疗。

“放疗是很痛苦的阶段,放疗后很多人会出现口腔、咽喉,甚至颈部皮肤的糜烂。虽然我在医院二十年,应该说见惯了类似的场面,但那时我内心真的有些怕。”十几次放疗后,郑瑛的口腔、咽喉也开始糜烂,“你可以想像一下满嘴都长了溃疡的感觉。”那段时间,疼痛似乎是郑瑛记忆的全部,不要说吃饭,喝水都困难,只能先吃止痛药,再吃一点流质食物。由于味蕾也受到了损伤,她丧失了味觉,根本无法辨识自己吃的是什么,“那感觉真是难受,有时会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活着。”

在这样的痛苦下,郑瑛产生了放弃的念头,“其实,从得知自己患病开始,我就一直积极配合治疗,因为作为一个医务人员,我知道生病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只有积极配合治疗才是最好的对抗手段。我常常给自己打气,告诉自己能治愈的,让自己有个信念能支撑下去,但那时的痛苦真的让我无法再承受了。”于是,郑瑛告诉主治医生,她不想再治了。

郑瑛想放弃治疗,急坏了在杭州照顾她的老父亲,他四处打电话求助。让郑瑛没想到的是,当天晚上九点多,单位的蓝树华主任和几个同事就匆匆赶到了杭州:“他们下午下班后来杭州的,到达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。开导了我一阵后,又连夜赶回了丽水,因为第二天还要照常上班。”家人和单位的领导也纷纷打来电话劝导郑瑛。从家人口中,郑瑛得知从未哭过的父亲因为她想放弃急得老泪纵横。面对这些,郑瑛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生命的意义:“那时候,我想了很多。想到我爸的眼泪,他这么大年纪了,为了让我更快康复,一个人在那租来的10平米的房子里,天天想尽办法给我做饭做菜;家里的女儿还这么小;家人、同事和朋友们对我的关心……,要是我真的放弃了,他们会有多痛苦呢?我突然发现,生命并不仅仅属于我自己,为了他们,我也要努力坚持下去!”

在家人和朋友同事的帮助下,郑瑛熬过了最痛苦的放疗和化疗过程,20124月,她回到了丽水。

 

继续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

回到丽水时,正是报考副主任护师的时间,这是郑瑛多年的心愿。她偷偷告诉记者,在去杭州治疗时,她就带上了电脑,本想趁着空准备准备,但治疗的过程太痛苦,根本没有精力。面对这样一次考试,大病初愈的她很是矛盾,不参加会有遗憾,但参加了又怕旁人不理解。最后,还是施建英副院长的话坚定了郑瑛报考的决心,施副院长说:“身体第一,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,可以坚持自己的想法,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观、价值观,不要在乎别人的看法。”

在郑瑛的努力下,她顺利通过了5月份的计算机考试和9月份的副主任护师考试,回想起自己的那段经历,郑瑛还是不禁笑出声来:“因为没头发,我是戴着假发去参加考试的。原本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,没想到这么顺利通过了。”其实,这次考试对郑瑛来说并不仅仅是一场考试,它不仅让她暂时忘却了疾病带来的痛苦,也让她对未来的生活更有信心。

考试结束,郑瑛马上就回到了工作岗位。家人朋友曾劝她安心在家休养,可是她始终觉得放不下这工作:“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守,而这可能就是我的坚守。”一场大病让郑瑛更懂得生命的价值和人生的意义,“而且一个在死亡边缘走过一回的人,或许更知道病人心里想的是什么,病人需要的是什么。”

只有说起家人时,郑瑛话语里满是愧疚,特别是对自己的女儿:“从小到大,能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。”由于两夫妻都在医院工作,繁忙的工作让他们几乎把女儿全部丢给了家人,“我妈曾说,如果没有我妹妹,我女儿早就得自闭症了。因为没时间,我们只能把孩子一个人关在家里。”女儿今年已经15岁,一家人却几乎没有一起出去旅游过。唯一能想起来的一次,还是医院组织党员到箬寮一日游,两人把孩子也带上了,“那天是她最开心的一天,因为难得一家三口都在一起。”说到这里,郑瑛的眼圈红了,“我也知道孩子很孤独,但我们的工作真的没办法。”郑瑛的病让孩子的心理也受到了一些影响:“虽然她在我面前没有表现出来,但我知道这事对她影响挺大的,当时大家都围着我,忽视了对她的心理疏导。不过现在,她和我一样,都已经慢慢好起来了。”

对于未来,郑瑛并没有太多的计划,“我觉得我可能这辈子也做不了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,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做好手头的每一件事。”不过,她表示在工作之余会尽量多抽时间陪陪家人和孩子,“因为我亏欠他们的太多。”

临走,郑瑛又叫住了记者,她说:“你们媒体应该多宣传宣传健康的生活方式,现在年轻人煅练得太少了,身体不出问题才怪。其实,身体健康才是一切的基础,不要像我一样出了问题才想到补救。”

这就是郑瑛,永远不忘自己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的责任。

文章录入:徐萍    责任编辑:徐萍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